同人作品和子博转载
“为什么如此寂静?为什么如此缺少音乐?”

【维勇/未修/二战番外】春天的无数个瞬间,之一

作者:blue

写在前面:春天的七个瞬间 番外 

集中了正文百分之八十的糖,和一辆看不出来的车。不用怀疑,我写的就是天堂幻影。

正文:

黑头发的亚洲男人抽打一根苇草,马车疾奔。

车轮在泥土上留下车辙,村庄后退着跑远。前方在斜坡上翘首的白桦树摇摇地近了,这种俄罗斯多见的树木有苍白的表皮,遍布的疤痕有如炮火侵袭的痕迹,绿芽从伤口冒出。溪流在某处浸软河岸,音色温和的春汛蔓延。

男人不知道自己在微笑。一种无声的清新的音乐流贯血脉。

身后追赶的脚步声逐渐接近,听到哐啷一响他就转过头,眼前一晃、肩膀一沉,轻柔的亲吻就碰上眉间、鼻梁、脸颊,停顿一瞬、瞄准了后,擒住嘴唇不放了...

【维勇维/一修/二战】春天的七个瞬间

作者:blue

写在前面:名字来自苏联电视剧《春天的十七个瞬间》 背景:二战中,一支德国军队占领了苏联的小村庄。维克托(诗人)X勇利(士兵)战争的残酷都有,次(主?)要人物死亡,慎入!不打tag了。
这次不是写着玩的,但我太想摆脱这篇了......(死)

由于有议论政史的部分,只好走图片了。

希望大家分享下看法,写得昏天黑地。


正文:

第一个

第二个

第三个

第四个

第五个

第六个

第七个

尾声

注释

最后,附上Олег Погудин的《黑眼睛》还有一首我觉得比较切合写作时感受的歌《云图六重奏》

【维勇,尤里中心/草稿/一家三口】故事

blue

写在前面:这篇是随便写的。尤里是维克托的儿子,勇利是他继父。尤里为叙述中心,维勇内容很少,基本就是一个叛逆少年的叛逆故事。来评论里吐槽我吧,我一肚子火。我他妈现在也许可以高唱I will survive了。

正文:


  当维克托在卧室叫唤尤里时,他正在删改自己昨晚写的故事。

  尽管一连串比喻神气活现,故事情节总显得矫揉造作,不像是真实的生活。这该怪自己年轻吗?可是现实生活没什么值得写的:他的父亲维克托尼基福罗夫,还有他的日本继父。    “尤里·普利赛提——”维克托的尾音在第二...

【维勇维?/未修/贵族青年和一个敲钟人】朝圣

作者:blue

写在前面:不打tag,别认真,别认真,别问他们是怎么搞起来的。


正文:


  他坐在长椅上,越过教堂衰老的白色肩膀与钟楼交换目光。等到钟声跨越寂静的脚程来到身边,还有漫长的时间。

  他垂着头,黑暗的回忆中闪烁粉光脂艳、舞台上旋转的舞伶的足尖。在人群爆发出掌声,戏落幕时,一只粉白香软的手就会悄悄捏了捏自己的手,用芬芳的背影牵动自己的目光、难耐的脚步,并最终将眼波和雪白的颈子一起转过来献给自己的双眼和贪婪的嘴唇。他沉湎她们缤纷、温暖的起伏,执着地在柔软的私语中失忆。长夜漫漫将他冷醒,丝绸从赤裸的肩膀上滑落,巨大的落地窗就结了一...

我在微博上炸过一回了,这次就不炸好好感谢一下:

自己会感到这样高兴,是因为自己的故事居然被人记住了,不仅记住了,还有了表现出来的愿望和自己的理解、想象,作为作者感到无比幸福,这一刻觉得写出故事太值得了!

我跑去听了《桜流し》,想打探一下你们是怎么理解这个故事的。其实我自己也是偏向BE,本来不想讲出来(笑)有人说这是一个“温暖人心”的关于无论如何都会找到彼此的故事,我却认为这是一个失之毫厘、无法挽回的故事,在原作里他们恰逢其时,谁想到就算仍然相遇、如果在一个错的时间,结果就会完全不一样?他们已经不是他们了。这是两人无数可能性中一个悲哀的碎片,因为最终相识相爱而带点温度,又正因为这点温度使最后...

【维勇/未修/歌曲扩写】Миллион алых роз 一百万朵玫瑰花 (完)

作者:blue

写在前面:所有注释在文末。

正文:


Миллион алых роз 一百万朵玫瑰花


  “你必须得见他!”克里斯说。他是个大眼睛长睫毛的年轻人,一头金发像刚剪过的稻茬。他紧抓着朋友的手,想把他从舞厅的窗户旁拉开。

  “为什么?”日本青年的棕色眼睛凝视着窗外的树枝,它们轻轻摇摆,一轮月亮平稳地悬浮在上面。舞会里旋转的彩色和香水味飘飘悠悠出了窗,溶成了夜风。歌唱的鸟儿停在遥远的黑暗枝头。

  “勇利,”克里斯绕着他直转圈,“他很美,人人都想要他!”...


【访谈翻译】伊莲娜·弗罗洛娃访谈整理

伊莲娜·弗罗洛娃访谈整理:

资料来源:http://elenafrolova.kroogi.com/en/content/1952572-Elena-Frolova--Poezii-kak-i-lyubvi-vse.html?album_id=1687335

翻译俄罗斯歌手伊莲娜·弗罗洛娃访谈的过程中,除了了解到她的音乐理念和个人生活外,我发现了许多有趣的言论:对俄罗斯历史的反思、对音乐与诗歌的洞见等等。在此把两篇访谈精简整理出几个问题,由宏观到具体,如有人对这类问题感兴趣可以有所收获,如果从问题中对此人感兴趣可以走子博两篇访谈的完整版,该歌手的虾米音乐主页:...

【笔记/评论】《中国新诗五十年》导论(1)

@Crimson

鹿蹄在白岛上:

《中国新诗五十年》笔记(1)关于诗歌


blue


对于对诗歌,特别是中国新诗感兴趣的人,这本书应该是一本拉开框架的入门之作。我自己对各种概念和理论还不够了解,因此不多做评析。不过,我会通过解析某个文段来检验自己对这本书的理解程度。为了使文本逻辑清晰,部分文段的排列不完全与原文相符。


划线部分为原文引用,手机无法保存格式,暂时用前后*代替


(一)


*新批评派理论家兰姆将诗分为肌质与构架两部分···诗的构架是可以通过散文进行转述的东西,而肌质则无从替代,它是本体...

【维勇/一修/作家】The Fall(3)

作者:blue

(三)

“老板,不下班吗?这么晚了一个人在店里不安全。”

“走走走,我你还担心?等人呢。”

美奈子挥挥手示意对方掩上门,她扫了眼墙上的钟。秒针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时间在寂静中走来,酒吧为它而空了。女人擦着面前摆着的一排玻璃杯,透明的杯身相互映照,反射酒吧内部装潢和外面斑斓的灯影与车水马龙,倒扣的杯内是一捧捧夜色的标本。瞬息之间糅合在玻璃上的色彩混乱如发疯的梦幻,锁在玻璃杯的封闭结构之中像心事重重的深色眼睛。

她用擦布随意擦拭一只杯子上的污渍。再擦一下,污渍消失,瓶身上浮现出一张模糊的脸,门吱呀一声。美奈子极轻地叹了口气放下玻璃杯,抬起头看着胜生勇利清晰的倦容...

【维勇/一修/作家】The Fall(2)

作者:blue

写在前面:我已经麻木了我也不知道哪里要改。(死)

正文:

(二)


 勇利能感觉到除了姐姐真利外,全桌人的目光就在自己面无表情的脸上;而自己的目光就像个铅锤一样落在饭碗里一动不动。他听见所有碗筷的碰击声和小优对母亲宽子旁敲侧击地提问:

“他最近很忙吗?”

“勇利在写一本自传。”

 他的内心一片死寂,仿佛壁炉早已冷却的黑暗房间,人们窸窸窣窣地叩击着那扇固执的门。他拼了命想做出回应却毫无感觉,脸庞像是冬天冷却的一层油脂,平滑、不可侵犯。他的身体也像定了型的塑胶不听使唤。勇利从自己的蜡像身体往外窥探,看见饭桌上西郡夫妇正竭力掩饰着担忧与...

© blu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