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作品和子博转载
“为什么如此寂静?为什么如此缺少音乐?”

我在微博上炸过一回了,这次就不炸好好感谢一下:

自己会感到这样高兴,是因为自己的故事居然被人记住了,不仅记住了,还有了表现出来的愿望和自己的理解、想象,作为作者感到无比幸福,这一刻觉得写出故事太值得了!

我跑去听了《桜流し》,想打探一下你们是怎么理解这个故事的。其实我自己也是偏向BE,本来不想讲出来(笑)有人说这是一个“温暖人心”的关于无论如何都会找到彼此的故事,我却认为这是一个失之毫厘、无法挽回的故事,在原作里他们恰逢其时,谁想到就算仍然相遇、如果在一个错的时间,结果就会完全不一样?他们已经不是他们了。这是两人无数可能性中一个悲哀的碎片,因为最终相识相爱而带点温度,又正因为这点温度使最后...

【维勇/一修/作家】The Fall(3)

作者:blue

(三)

“老板,不下班吗?这么晚了一个人在店里不安全。”

“走走走,我你还担心?等人呢。”

美奈子挥挥手示意对方掩上门,她扫了眼墙上的钟。秒针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时间在寂静中走来,酒吧为它而空了。女人擦着面前摆着的一排玻璃杯,透明的杯身相互映照,反射酒吧内部装潢和外面斑斓的灯影与车水马龙,倒扣的杯内是一捧捧夜色的标本。瞬息之间糅合在玻璃上的色彩混乱如发疯的梦幻,锁在玻璃杯的封闭结构之中像心事重重的深色眼睛。

她用擦布随意擦拭一只杯子上的污渍。再擦一下,污渍消失,瓶身上浮现出一张模糊的脸,门吱呀一声。美奈子极轻地叹了口气放下玻璃杯,抬起头看着胜生勇利清晰的倦容...

【维勇/一修/作家】The Fall(2)

作者:blue

写在前面:我已经麻木了我也不知道哪里要改。(死)

正文:

(二)


 勇利能感觉到除了姐姐真利外,全桌人的目光就在自己面无表情的脸上;而自己的目光就像个铅锤一样落在饭碗里一动不动。他听见所有碗筷的碰击声和小优对母亲宽子旁敲侧击地提问:

“他最近很忙吗?”

“勇利在写一本自传。”

 他的内心一片死寂,仿佛壁炉早已冷却的黑暗房间,人们窸窸窣窣地叩击着那扇固执的门。他拼了命想做出回应却毫无感觉,脸庞像是冬天冷却的一层油脂,平滑、不可侵犯。他的身体也像定了型的塑胶不听使唤。勇利从自己的蜡像身体往外窥探,看见饭桌上西郡夫妇正竭力掩饰着担忧与...

【维勇/一修/作家】The Fall (1)

作者:blue

写在前面:

1.我说修文并不是只改了名字,然而每次修文都要改个名字···

2.看过的人请装作没看过(?)!后面剧情增改了很多。

3.我知道自己写得不好。陷入抑郁。有什么看不明白的大家留个言吧,如果是故意为之的悬念不回答,如果是我表达问题一定改正。

4.这篇居然没有一发完,还要分章节!我居然也有这一天!


正文:


(一)

  “你是个花滑选手?”桌对面的女人用眼睛将胜生勇利从上到下扫了一通,目光将信将疑地黏在他的脸上。她像抓住依托一样抓住侍者刚刚放下的玻璃杯,红色指甲油在反光。...


【维勇/一修/芭蕾】新世界(舞剧编导和首席舞者)

作者:blue

写在前面:

1、可能会有阅读困难,涉及一些那段历史时期的芭蕾梗,一部分用注释标出。由于时间不够,有些地方有错漏请指出。

2.这俩全程神交。性转的尤里就打了个酱油,微维尤。(其实是维勇尤,有一部分尤利娅删掉了。)

3.可以说没什么感情戏,也可以说全篇都是感情戏。

4.如果愿意在评论里分享感想就再好不过了!就像文中一样,“交流”。

附上圣桑的《天鹅》有助于理解后半段两人新编《天鹅之死》的用意:

The Swan (Carnival Of The Animals) (Arr. Chris Hazell)


正文:

一辆马车颠簸过了街道转角,前座盛放着

【同人评论】爱与死——给禾南

作者:blue

 @何大懒 

太太你好,我是个读者兼···写手?也许吧。

本来没觉得自己会入维勇,没想到自己会看同人甚至还会写同人。这对CP我站得也挺摇摆的,是因为看到几篇特别喜欢的维勇、又兼自己写了维勇所以就执着地守下来了。

说这么些就是想强调太太你的文风、选梗、剧情安排真的特别本命,“本命”这个词真是唯一跃入脑海的词语了。

我把你所有的YOI都看完了,其他CP因为我知之甚少所以没有看。

接下来就是对维勇或是维勇尤的评论,因为这一对比较熟悉所以才敢写长评。说实话,每篇看完我都是触电般的感觉,没想到在同人圈会读到这么戳心...

【维勇/双退休】Distance(评论回应)

 @一坛酒 首先无比感谢你的长评。我本来以为是偏重情感抒发的读后感,没想到能得到那么仔细的版本比对,真是太惊喜了。我修文的初衷只是“既然写同人就要写好,有没有人注意到无所谓”,但是真的有读者去比对前后版本,实在是作者的幸运!再说,不仅比对了,还推敲了修改的地方,那些地方我确实是斟酌考虑才如此删修,同样也没有抱被注意到的希望——啊,你注意到真是幸福!

首先提几个涉及感情发展的要点:

你关于“高声争辩”那里的说法和我修改的考虑是一致的,因为维克多确实是一直寻求回应的那一个。

关于念诗,我修文时忘记了翻译那一茬,回过头来看确实自己也更喜欢翻译,更婉转曲折、更朦胧不可说。勇利...

【维勇/待修/双退役】Distance

作者:blue

阅读前:

1.希望能尽量放慢阅读速度,谢谢。

2.注释也是文章的一部分,特别是诗歌。

3.渴望评论和长评,渴望交流。请告诉我你们的理解。

可以试试这两首BGM:

较缱绻:La Parfum de Fleurs  (YOI原声)

较悲伤:http://www.xiami.com/song/1776181605?spm=a1z1s.7154410.1996860142.7.WHrxTw 


 @Amanda Huang 

———————————————————————————————

看到大家都说是HE,重申:开放结局。...

【维勇/待修/双退役】To the End

作者:blue

 @Amanda Huang  

注:

1.写得很累,提纲4000+,正文2w+。一发完。

2.文风比较淡希望大家读慢一点,谢谢。

3.设定:两人同年退役。如果他们晚三年遇见。


正文:

Onegin

(一)

   维克多拉着行李箱停在小店门前,门口有个黑发的男子背对着自己在锁门。

  “Hi!请问还能住宿吗?”维克多露出惯常的微笑。那个人的身体动了动,过了好一会才回过头来,一副平淡的男子面容,黑色长发束起来搭在肩膀上,稍显清秀。他的目光温吞,此刻闪着异样的光。“要关门了吗...

© blue | Powered by LOFTER